str2
headerphoto

2016年度中国经济社会热点词汇

2018-08-17 11:40

  是指网络红人在社交上聚集人气,依托庞大的粉丝群体定向营销,对受众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产生特定的影响,从而将粉丝为购买力,形成围绕“网红”开展的商业盈利活动。网红经济不是偶然的,其背后有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包括小型社交平台、综合社交平台、网红、网红经纪公司、电商平台以及为网红提供产品的供应链平台或品牌商等。

  调查显示,2016年网络红人产业估值将接近580亿元,到2020年,总规模将迅速上升至1060亿元。 “互联网+”时代,网红经济无疑已然成为最耀眼的新兴行业,一经出现便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蔓延。

  被称为“2016年第一网红”的Papi酱(本名姜逸磊),凭借原创短视频内容融资1200万元人民币,估值3亿元。

  天宫二号,即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是继天宫一号后中国自主研发的第二个空间实验室,将用于进一步验证空间交会对接技术及进行一系列空间试验。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已于2016年9月15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成功。

  “天宫二号”是真正意义上的空间试验室,将开展14项空间科学与应用项目,是载人航天历次任务中应用项目最多的一次。更重要的是,“天宫二号”在完成发射之后,它将在太空完成三大任务:航天员中期驻留;推进剂在轨补加;在轨维修技术试验。这些核心技术的攻关和储备,将推动我国空间站建设进程更进一步。

  布赖恩·伯勒《门口的人》(1990年)一书被评为20本最具影响力的商业书籍之一。该书用性的报道再现了华尔街历史上最著名的公司争夺战,“门口的人”被用来形容那些的收购者。

  从2015年12月17日一份王石内部讲话公开挑战宝能系起,中国A股市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反击“人”之战展开。

  2016年11月宝能、前海人寿开始收购格力电器。曾经打败王石的人又站在了格力电器和董明珠的面前。

  峰回转,2016年12月3日,证监会刘士余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代表大会上明确:反对人式收购。“用来不正的钱,从门口的人变成了行业的,这是不可以的。”反击人之战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2016年5月31日,教育部、国家语委在京发布《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16)》,“网约车”入选十大新词。

  2016年7月28日交通运输部联合多部门公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并于2016年11月1日正式执行,是为更好地满足社会多样化出行需求,促进出租汽车行业和互联网融合发展,规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行为,保障运营安全和乘客权益而制订。2016年10月,、上海、深圳、广州、等地相继发布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对网约车平台的运营车辆和人员都进行了严格。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明确了合乘提供者、合乘信息平台三方的和义务。

  2016年12月16日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帮助企业降低成本成为2017年经济工作五大任务之一。要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必须打出“组合拳”。当前,高制度易成本约束、高税费成本约束、高融资成本约束仍是中国经济供给体系的主要因素,其中,税费负担较重更是企业过程中的痛点。企业减负的“组合拳”应分先后主次、突出重点,减税降费可为2017年企业减负打头炮。

  在为企业降低税费成本之外,还需要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及制度易成本,如:降息、降低社会保险费(缴费基数下降10%)、企业财务成本、电力价格、降低物流成本等,多管齐下为企业综合减负。

  是深港股票市场交易互联互通机制的简称,指深圳证券交易所和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建立技术连接,使内地和投资者可以通过当地证券公司或经纪商买卖范围内的对方交易所上市的股票。

  2014年9月“沪港通”试点之后,经过两年的努力中国证监会与证监会于2016年12月5日正式启动深港通。

  深港通的意义:为中国资本市场开辟联通世界的新渠道;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重要环节;为巩固人民币离岸中心地位增添力量。

  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2017年中国楼市发展方向,这也是其重要亮点。会议明确强调: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综合运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手段,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既房地产泡沫,又防止大起大落。以往对于同时具备消费品和投资品双重属性的房地产,并没有过政策上的明确定位。这次把“用来住”的属性特别强调出来,意味着未来的房地产政策必然还会向继续打击投机、防止热炒的方向推进。

  指已停产、半停产、连年亏损、资不抵债,主要靠补贴和银行续贷维持经营的企业。没有竞争力和盈利能力,低效占用资源,特别是依靠财政“输血”、银行贷款存活,持续亏损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我国“僵尸企业”主要集中在资源依赖型产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

  造成“僵尸企业”的主要原因有三方面的因素:过度、结构调整和市场竞争。妥善处理“僵尸企业”被列为2016年五大经济任务之一。截至2016年10月末,央企去产能、清“僵尸”已完成分流安置富余人员11万人,预计全年可完成400户处置治理任务。

  但是随着煤炭、钢铁价格的连续上涨,“僵尸企业”有“复活”的苗头, 我们认为,“僵尸企业”是要清理的问题而不是帮助其复活的问题。